您现在所在位置:童话故事 > > 长篇鬼故事 > 正文

第一部 开端 十五、刘队是好人?
时间:05-12 点击数: 收藏本文  我要纠错
广告
  刘队炯炯的看着我,突然又古怪的笑了一下,然后脸色一下子变了,猛地把桌子一拍:“你以为我是小孩吗?编什么科幻故事给我听!”

  我一愣,把头垂了下来。

  刘队继续咆哮着:“我警告你,你要是再敢胡说八道一次,我就立即毙了你。”

  我还是把头低着。刘队在咆哮完之后,突然伏下身子,很小声地说:“你听见了没有,你刚才说的仅此一次!”

  我有些惊讶,似乎这个刘队的反应并不正常,我点了点头。

  刘队恢复了平静的一样说:“那你承认是你杀了这两个人?”

  我说:“承认。”

  然后刘队把张气短的记录本拿过来,哗哗的在上面写着字,一会功夫,应该是写完了。然后看着我说。

  “你来签个字。”

  刘队告诉我怎么签,并掏出一个印盒,让我盖了手印。

  他上面是怎么写的,我也没有看到,反正如此而已,我也不用考虑是不是他还给我订个冤假错案。我已经是个什么罪都无所谓的人,哪怕他们非要将我冠名为还杀了孙老头,也没有什么关系。

  挨个枪子也许比蓝制服追杀掉要来得痛快。

  刘队把我签好字的文件收回来,看了看,眉头紧皱着。过了好一会才放下。然后从另一个文件夹里拿出一张纸,递给我:“认识这个人吗?”我一看,也是一张素描像,是A医生。

  我的瞳孔放大,咬牙切齿的说:“认得,和他们一伙的。是头头。”

  刘队把东西收回来,又低着头对我小声地说:“伙计,我再说一次,你刚才说的那个故事是你胡编的,你不要和任何人再说第二次。不然我毙了你。”

  刘队恐怕知道的东西比我想象的更多,这只是我的想象而已。

  刘队拿出录音机,哗哗的把录音机倒带,然后好象和刚才一样把磁带洗掉了。

  他站起身,到门边把门打开,侧着身子出去叫了一声张气短。这个张气短跑了进来。

  刘队对张气短说:“招了,那两个人是他杀的。”

  张气短说:“刘队真是英明啊!不过那几个失踪的人呢?”

  刘队骂道:“你脑袋不清楚吗?他也不知道。”

  张气短连声应合着:“是啊,是啊,我们只管杀人的。哈哈。”

  刘队挥了挥我签字的文件:“先把他带走。未经我的同意,任何人不准提审。”

  “是!……赵局长也不准?”

  “你小子屁话怎么越来越多!”

  “是!”

  我被张气短带了回去,张气短一路上很高兴的样子,嘴里哼着些小调,把我推进牢房,临走的时候冲我笑着说:“哥们,睡踏实点啊。哈哈。”

  门哐的一声关上了,房间里昏黄的小灯照着,窗外黑漆漆的,能看到一两颗星星。

  刘队的反应我觉得无法猜透他到底在想什么,似乎他知道什么,似乎又只是想少给自己惹麻烦。他是否和蓝制服一伙的?这是个我想都不敢想的问题。我已经认罪伏法了,承认了是自己杀了人,我应该会得到法律的严惩,我杀人的动机尽管可以说是自卫,但是那种因为他们手持将人化成灰烬的可怕机器,论谁来听这个故事都觉得我是胡说八道。但是我又有什么理由杀了他们,刘队没有问,他只是确定了我是杀人者。可能在以后的几天,他们还要继续深入的问我杀人的理由,但是我应该怎么说?说实话可能不会有人相信,难道我应该编一个我自己发疯了,就杀人了的理由。A医生的出现到那两个人死去,他们的出现和身份对于刘队来说绝对也是一个未解之谜,如果刘队自己去揭开这个谜,恐怕他也……

  我再也不敢往下想。又开始担心起雨巧来。雨巧如果没有我,可能还是在太原过着乞丐的生活,尽管我的到来她很开心,但是我也给她带来了灾难,很可能雨巧也会因为我而死去。也罢也罢,我死了就死了,我希望雨巧能够活下去。但是雨巧会这么想吗?

  在胡思乱想中,我还是经受不住疲劳和这张“软软”的床,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  第二天早上还有早饭享用,一个馒头和一碗稀粥中飘着几片咸菜。这对我老说已经是美食了。

  快到中午的时候,我的房门又被打开了,张气短和刘队一脸严肃地把我叫出来,一路无言。

  我到的地方是一个比昨天的办公室好很多的审讯室,如果不是因为我知道我是犯人,我可能会认为这是一个小型的会客室,里面有沙发,有漂亮的桌子,也有一张更生猛的椅子,铁椅子,尽管有垫子,但是看的出来,我坐上去被椅子上面的栏杆一关,你根本无法随便乱动。

  椅子对面的沙发上坐着两个人正在高兴的谈论什么。一个穿着很笔挺的警服,看警衔应该不小,另一个是一个政府官员模样的看着有点发福,但是显得很有气派。我一进去,这个官员就不住地打量我。

  我心想,这次是高层来亲自提审我了啊。

  老老实实的坐在椅子上,刘队很恭敬的对这两位说:“徐书记,犯人来了。”

  “小刘,辛苦了。这次你又立功了。”徐书记笑着说。

  “哪里哪里……”刘队退到一边,和张气短坐在我侧面的一张桌子两侧,摊开本子准备记录。

  我想这个警察大概是刘队的公安局局长,而那个官员既然刘队都叫他书记,他很可能是TT市的政法委书记。

  那个局长一样的警察冲着徐书记笑着,说:“那么我们开始吧。”然后转过脸对着我,马上就是一脸的严肃,人的表情能变得这么快,可见这些人也真是足够可以当演员了。

  局长的目光在我脸上先扫了一遍,做出个不屑的眼神,问道:“你叫黎明吧!”

  “是。”我有气无力地回答。

  “你在上河沟村杀了人。你认罪吗?”

  “认罪。我杀了人。”

  局长给了刘队一个欣赏的眼神,似乎在赞扬刘队把我这个人驯服的很服贴。

  在例行公务一样的废话之后,徐书记终于发问了。

  “小伙子,你杀人的动机是什么?”

  这才是真正靠谱的一个问题。

  我看见刘队和张气短拼命的记录着,深怕把徐书记的字记少一个的样子。

  “他们……调戏我老婆,我一冲动就杀了他们。”我真是厉害,这么混蛋的理由我也想的出来,不过能把雨巧撇干净就不错。

  “呵呵,小伙子,年纪轻轻的,不要说胡话。”徐书记还是很平静的说着。

  “就是这么一回事,我杀了就是杀了。我高兴。”

  局长把沙发把手一拍:“你给我老实点!”

  徐书记挥了挥手:“老赵,不用激动。”

  赵局长瞪了我一眼,没说话了。

  徐书记接着问:“据我所知,你和你老婆是乞丐,别人为什么要无缘无故调戏你老婆?”

  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  “那你就杀人,还这么厉害?”

  “一生气脑袋就不好使,不知道下手轻重。”

  “他们两个人都不是你的对手?”

  “没觉得他们打得过我。”

  “那他们有几个人?”

  “四个。”我脱口而出。这句话有点糟糕了。

  徐书记站起来,呵呵的笑着看着我:“四个人啊。你自己觉得你说话有道理吗?”

  我没有回答他。

  他接着问:“小伙子,你不要想着能够大包大揽,反正承认杀人了就行。我们是有原则,有政策的。不会冤枉一个好人,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。你有很多隐情不愿意说啊。”

  我冷冷的看了这个徐书记一眼,他看着尽管很有气质,但是五官长相实在很平常,一张脸表情并不是很丰富,也许是一个相当有城府的人。

  “你如果坦白交待你的问题,我们也许还能宽大处理,如果你坚决不合作。对你第一没有任何好处,第二你的老婆同样也脱离不了干系。你要考虑清楚。”

  这个徐书记是一块很老的姜,够辣,他很快应该发现了,雨巧是我的一个突破口。

  我回答道:“呵呵,我说出来你们也不相信。”刚说完,我觉得刘队的眼神很尖锐的盯着我,不禁想到了刘队晚上叮嘱我的。我的故事不能重复第二遍。

  “只要是真的,有什么不能相信的?你要相信政府、相信法律、相信警察,不要受什么影响。”

  徐书记似乎是对我说,也是警告别人的。因为我知道刘队的眼神立即就收了回去。

  这个徐书记似乎也是有目的而来,而他关心的也似乎并不是我到底杀了什么人,而是那些我杀的人是谁,他们干了什么事情。

  我沉默着,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。只觉得徐书记的眼神在我身上扫来扫去。我是应该听刘队的再不重复我的那段故事,还是听徐书记的相信政府和警察,把我的骇人听闻的故事说出来?

  徐书记看得我我在犹豫,他坐下来,问了我一句:“你抽烟吗?要不抽一根?”

  我摆了摆手,我觉得我的头上似乎有汗流出来,似乎我面对着的徐书记和刘队,这两个人中间一定有一个对我非常不利的人。

  正当这个时候,赵局长的手机响了,赵局长接起来一听,神态和眼神马上发生了巨大的变化,他很敬畏的连连点头,回答着是是是。并看了徐书记好几眼。

  徐书记盯着这个电话,脸上也阴沉不定。

  赵局长放下电话。低低的说:“省里面专案的人下来了,马上就到。”徐书记呀了一声:“这么快!”然后目光狠狠的扫在刘队的身上。

  刘队马上站起来,满脸委屈的大声说:“不是我说的!”

  整个办公室的人沉默了。这种气氛突然就像一座山一样沉沉的压下来……连我都觉得有些窒息。

推荐:冒死记录全集在线阅读

恐怖+10
 
广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