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所在位置:童话故事 > > 长篇鬼故事 > 正文

第二部 深井 十五、黑制服
时间:05-12 点击数: 收藏本文  我要纠错
广告
  我心中还是一荡,这个A3所说的话几乎字字句句都在我的心坎上,我对徐司令如此的感情外露的确也有过怀疑,只是不敢确定,但是听A3这么一说,徐司令真的好像是在做戏。

  但是,有一点我是没有想明白的,就是为什么徐司令要用我来交换雨巧?如果雨巧按A3所说,只是徐司令的一个高级实验品,又怎么可能冒这么大的风险用我来交换雨巧呢?

  我正要说出这句为什么徐司令要用雨巧来交换我,A3就似乎又看出了我的疑惑,他说:“徐司令的女儿的能力的价值已经大于你,因为这个女孩子能够获得其他太岁的信息,呵呵,你知道这对徐司令的意义有多大吗?这……”

  A3本来还想继续说下去,但是围绕在我们周围的人中突然传来了两声闷哼,然后如同沙包一样被击飞了出去。

  这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,非常整齐的向我收缩起来,迅速的形成一个扇形的防御,这种场合还能做到如此的冷静,A3带的人也真不简单。

  在黑暗中,三个穿着黑制服,带着黑头盔的人站在原地不动,正和A3他们形成对峙状态。

  这些黑制服如果不仔细看,真的就是如同黑夜中的一体,而且,我可以肯定,这就是第二通道的人穿的黑制服,但是,他们身上明显的红线条已经消失了,连胸口的那个标志也是若隐若现。

  其中一个人说:“A3,你说的好像太多了。徐妮就是我的女儿,你在这里造谣,已经足够让我有杀死你的理由了!”

  这个说话的黑制服就是徐司令。

  从头盔中传出的声音尽管闷闷的,但是仍然听得出来,徐司令的声调很平静,好像只是散步散到这里,而不是从刚才的战场中冲过来的。

  A3说:“开枪!”这边的军人们就神经反应一样迅速的扣动了扳机。

  一阵阵火舌从枪口中喷出,照得这片天空一片通红,但是,我可以清楚地看到,所有射向徐司令和另外两个黑制服的子弹好像都没有击中徐司令,只是徐司令他们身后的草丛和树木被子弹敲击的着起火来。

  徐司令和另外两个人站在那里一动都没有动。

  在猛烈的射击后,声音一停,又听到徐司令的声音清楚地说:“A3,你是不是以为我们第二通道只是外强中干而已?”

  A3的声音也从我身后传来,对于徐司令毫发无损,我都觉得徐司令他们是不是鬼,而根本不知道说什么,但是A3还能够平静地说:“徐司令,第二通道的制度是不是说,利用第二通道的重要人员进行个人事务处理,是可以就地处决的?你用赵成来交换你的女儿,我这样对你绝对没有错!你自己公然违反第二通道的制度,你就不怕吗?”

  徐司令说:“刚才我女儿在你口中还是高级实验品,怎么改口了?”

  A3说:“你回答你是否违反了第二通道的制度!”

  徐司令说:“嘿嘿,的确你可以按照第二通道的制度来杀我,不过,第二通道的制度也说,对于危害第二通道存在的任何组织和个人,可以采取一切方式消除威胁!”

  徐司令话音刚落,周身的黑制服就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黄色光芒,如同鬼魅一样似乎是滑行着往这边冲了过来,并高举着右手,他手上也带了黑色的手套。手套上的黄色光芒更盛,枪只响了两声,这三个黑制服已经冲到队伍的面前,一道道的黄光从我眼前闪过。我前面的人如同麻袋一样乱飞了出去,这次连哼都哼不出一声,就只听到重重的落地的声音。

  仿佛只是眨眼之间的事情,本来20多人的A3的队伍,只剩下A3、高个子、矮个子、我和另外陪同A3来的两个人了。

  徐司令还是如同散步一样,三个黑制服直接站在了A3的面前。我能够感觉到,A3也开始颤抖了起来。

  徐司令说:“c1、c3,B4,B6,你们和此事无关,退下,挡我者死。”

  A3吼道:“徐德有!你是想杀了我吗?我的生死必须由A大队全体决定,你没有杀我的权力!”

  徐司令说:“你说对了,我来之前,从A1到A12都签署了可以杀你的决定。”

  A3吼道:“不可能,A1也参与了!”

  徐司令说:“我女儿已经被A1送到我家里了,你以为呢?”

  A3吼道:“不可能!”

  徐司令说:“A3,你作为深井潜伏在A大队最大的一只鼹鼠,A大队一直在怀疑你的身份。你还想狡辩吗?”

  听到徐司令这样说,本来还紧紧围绕在A3周围的几个人狐疑的看了A3几眼,不知道是迫于徐司令的压力,还是因为怀疑A3真的可能是深井,散开了几步。

  徐司令把头盔取下来,脸上竟挂着古怪的笑意。

  A3歇斯底里的吼道:“我要见A1,A2,我要亲自听他们说!”

  从旁边的树林里传来很清晰的声音:“我在这里。”然后,A1、A2缓步在几个黑制服的陪同下走了出来。

  A3退后了两步,指着A1说:“你,你骗我!是你亲口说要控制赵成,做我们一直以来想做的事情的。”

  A1说:“不好意思,A3,就算你的确不是深井,但是,你想做的事情足够证明你已经疯了。”

  A3真的如同疯了一样哈哈大笑起来:“我疯了?你才疯了!你临阵变卦!你你你!”手指着A1,竟说不出话来了。

  A1说:“徐司令,请留全尸,还要开追悼会。”

  徐司令手上的黄光一闪,一个箭步就冲到A3面前,手上的黄光就刺入了A3的胸膛。

  然后,我很清楚的听到徐司令对A3耳边小声的说:“最后告诉你一件事情,我也不属于这个世界。”

  A3哼都没有哼出一声,眼睛本来正瞪着,听徐司令说完,一翻白眼,脸上的表情一松,站立一下,鼻孔里冒出一股子腥臭的白烟,趴倒在地上不动弹了。

  徐司令把手上的黄光收起来,转头对着不远处的A1说:“请先回去,剩下的我来处理。”

  A1目无表情的点了点头,和A2转身在几个黑制服的陪同下消失在黑暗中。

  徐司令看着已经呆呆傻傻的我,脸上露出一股子笑意,说:“赵成,不好意思,我女儿正等着你。”

  我被徐司令带着,从一些焦臭的半截半截的尸体上迈过,这整个山脚下,无数个火点在燃烧着,尸体横七竖八的躺着,坦克的炮管居然也好像融化了一样,如同柔软的吸管一样耷拉着,冒着黑烟。而黑暗中有些黑制服的人跑来跑去,手上黄光闪烁,翻动着地上的人,并不时手切割下去。现场再没有看到一个穿着军服的活人,不管是徐司令带来的那上百个士兵,还是袭击我们的A3那些全副武装的特种兵一样的士兵。让这个山脚下如同地狱一般,我走着走着都几乎忍受不住想要吐出来,拼命的忍了无数次。

  如果这就是战争,那么战争也太可怕了。所有死去的人都是无辜的,他们并不知道他们在和谁作战,只是在盲目的听从着命令而付出了自己的生命,对于徐司令和A大队来说,这些人的死好像只是不小心踩死了一群蚂蚁一般,生命也许在他们眼中,只是一种工具而已。

  我尽管是个流氓,但是面对着这么多人的惨死和地狱一般的场景,我也根本无法抑制住自己的心中的悲愤和难过。我曾经认为我是个很残忍的人,但是经历过这一切以后,我需要好好的重新审视我自己和这个世界了。

  直到远离了这个地方,才有几辆车开了过来,把我和徐司令搭上,一溜烟的离开了这个地狱一样的地方。

  我静静的坐在车上,不知道为什么,我的眼眶中一直有泪水。

  车驶进了市内,应该是凌晨了,街上有些人在跑步,也有三三两两的骑自行车的人互相招呼着和我们的车交错而过,他们,这些普通的老百姓,什么都不知道,只是为了自己的生计和家庭在忙碌着。也许只有不知道的人才是幸福的。

  车上的徐司令和其他人早就又换上了正常的军装,这让他们看起来又恢复了正常人的样子。我一路默默不语,只是看着窗外,徐司令应该打量了我好几眼,但是看我这个状态,也没有和我说话。也许他也知道,我看到的一切对我震惊太大。

  不过,我心中不断涌起了一个特别强烈的念头:一定要逃走,我受够了,我宁肯死也要逃走。这种念头如此的坚决,让我的心跳也激烈了起来。我也不想再当什么黑社会的老大,也不想认识我干爹这样的人物,我就想当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普通人,娶一个老婆,靠自己的努力生活下去,有一个孩子,看着他长大成人。

  在我没有看到徐司令和A大队之前,至高无上的权力是我不断在追求的,但是,如果你看到了这一切,你会发现,就算厉害如同A3这样的人,在这个世界上也只是一个被利用和利用别人的角色,对于这个世界来说,他仍然只是一个小人物。也许,你爬到了世界权力的顶峰,你同样会发现,在你的头顶上还有一片宇宙,还有更加巨大的一只手在主宰着你。既然这样,我以前在南海的日子有什么意义?回头看过来,我只是一个跳梁的小丑一般。

  车队又开进了我熟悉的那个军区的院子,士兵操练的声音还是如同往常,对于他们来说,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和他们一样的战友已经在两三个小时之前,丢掉了自己的性命。而且,理由是荒诞的。

  车停下,我随着徐司令走进了他的那个三层别墅,身边的景物还是没有任何的变化,让我根本不相信我是徐司令所说的,我来自另一个世界,就算来自另一个世界,那么这两个世界似乎也没有任何的差别。那么,差别之处是什么,只是我有了看到未来的能力吗?

  我一进一楼,就立即向以前关押我的一楼房间望过去,黑狗是否还被关押在那个房间里面。想到黑狗,我又有点激动,黑狗应该还活着吧,我能否见到他?

  但是我并没有被带到一楼,而是直接被带到了二楼。一行人走进了一个并不是很大的会议室,徐司令坐在沙发上,示意我也坐下。其他人则退了出去。

  我看着徐司令,徐司令也看着我,半晌,徐司令才吸了一口气,说道:“赵成,你觉得不公平吗?”

  我说:“没有什么不公平的,很公平。”

  徐司令说:“你是不是觉得我们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人?是魔鬼?”

  我说:“这是你们的权力而已。”

  徐司令说:“你很想逃走吧。”

  我说:“当着你的面,我能逃到哪去,如你所说的,我只要一动,你瞬间就能够让我灰飞烟灭。”

  徐司令说:“你就没有什么疑问?”

  我说:“我不想知道,我就是你们的棋子而已,知道有什么用?”

  徐司令呵呵笑了两声,说:“你好像想通了一些事情。”

  我说:“想通了和想不通有什么区别吗?”

  徐司令说:“你以为A3真的想救你吗?”

  我说:“不这么认为。”

  徐司令说:“你相信A3说的话?”

  我说:“不相信。”

  徐司令说:“好。这个世界,只有一个组织能够真正的想救你,就是深井。”

  我说:“哦?”

  徐司令说:“但是,由我们第二通道来看管你,深井不会来救你了。哪怕你可能是他们未来的一个主脑。”

  我说:“你为什么和我说这么多?”

  徐司令说:“你是否听见了我对A3说的话。”

  我点点头,没有什么好否认的。

  徐司令接着说:“你不觉得很奇怪吗?我也不是这个世界的人。”

  我说:“那你来自哪里?”

  徐司令说:“我也和你一样,穿越过第二通道,不过,不是你穿的那个第二通道,而是另一个。”

  我说:“哦,我不明白你说的意思。”

  徐司令牢牢地盯着我,说:“如果我说,我曾经是深井,你相信吗?”

  我心中还是一颤,这似乎不是很可能的一件事,说:“没有什么不相信的。”

  徐司令说:“我在很早很早以前,是深井的一员,而且,我也和你一样,身体里有过王太岁。按照深井的指令,我穿越了奇点,来到了这个世界。于是,我有了做主脑的资格,而且,我的对未来的预测能力,比你更加强大。我能够看到30分钟到一个小时内的任何一个时间段上的未来,而且是10秒钟。”

  我还是忍不住,露出了惊讶的表情:“你和我一样?”

  徐司令说:“是的,我先开始以为,世界并没有什么不一样,但是,我发现,只有一个事情改变了,就是我的女儿妮妮害怕我,而且不爱我了,她不认为我是他的爸爸,那个时候,她才7岁。”

  我默默地听着,并没有说话。

  徐司令看我不说话,继续说:“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,这让我非常地痛苦,于是,我做了一件深井禁止的事情,就是擅自给我的女儿也植入了王太岁,想让她穿越第二通道,我想,如果这样做的话,那个原来世界里爱我的女儿就会回到我的身边。本来王太岁的培植时间应该和你一样长,需要20多年,但是我实在忍不住,利用自己深井3局主脑的身份,让她穿越了,而且成功了,但是我又错了。来到这个世界的妮妮,还是不是我希望的那个女儿。”

  徐司令看了看我,我还是一言不发,于是他接着说:“这是真的,请你相信我。但是,我这个举动,让深井的总部最终发现了,他们要清除掉我,以及我的女儿。我背叛了深井,那个时候,我已经是北京的卫戍司令了。这个世界是很捉弄人的,不知道为什么,第二通道组织出现了,保护了我,并和深井达成了一致,我活了下来,但是体内的王太岁被销毁了,我的预知能力也消失了。可笑的是,我居然成为了第二通道的掌舵人。也许,我本来就是深井的叛徒,也许,我也是穿越过第二通道的人。所以这个世界才会这样的捉弄我,但是,妮妮却在英国失踪了,我一直怀疑是深井和A大队干的,不过,从你出现后A大队的反应来看,只可能是深井干的。他们是在惩罚我。我想报仇,消灭深井,但是,我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,因为深井之深,几乎是没有底的,我不可能做到。我只能在第二通道掌舵人的岗位上,保持着深井、第二通道和A大队之间的平衡。你能了解我的痛苦吗?你能了解我的孤独吗?”

  我喘了口气,说:“为什么你要和我说这么多。”

  徐司令站起来,看着我:“加入我们好吗?”

  我不知道为什么,猛地站了起来,说:“不可能!”

  徐司令说:“为什么!”

  我说出了一句我也不法想象到的话:“我宁肯成为深井,也不会成为你们的一份子。”我一说出来,就后悔了,我疯了吗?就算我如此的厌恶第二通道和A大队,但是这样说,岂不是自己把自己丢到深坑里面去吗?我只可能被徐司令一辈子关起来。

  徐司令就牢牢地看着我,他的目光古怪的可怕,我和他对视了一会,低下头去。

  徐司令说:“是的,我们是魔鬼,但是深井是比我们更可怕的魔鬼!你相见妮妮吗?我让你看看深井对我的女儿干了什么好事!”

  徐司令一说到雨巧,我的心就软了下来。她被这个世界玩弄的程度,远远的超出了我。

  徐司令说:“赵成,你不是也想见妮妮吗?请跟我来!”

  我的双腿控制不住地跟着徐司令走出了房间,来到了三楼,走进了最里面的一个房间。

  徐司令推门进去,一个女战士就迎上来,恭敬的对这徐司令说道:“徐司令,她刚起来,正在洗漱。”

  徐司令说:“把她叫来一下。”

  话音刚落,雨巧就从旁边的房间钻出来,看着徐司令叫了声:“爸爸。”

  然后雨巧也看到了我,我也和雨巧对视着,雨巧脸上露出了喜悦的表情,让我心中一甜,这个小可爱,这么长时间不见,除了脸色还是惨白之外,越发的漂亮了。

  雨巧也似乎很激动地叫了一声:“成哥!”

  我心中暖暖的,鼻子又有点不争气的发酸,低低的应了一声哎。

  徐司令站起来,突然很粗暴的把雨巧拉在身边,说道:“妮妮,爸爸对不起你。”然后,一双大手使劲地把雨巧的衣服撕开,所有人都大吃一惊。雨巧尖叫着反抗:“爸爸,你干什么!”那女战士也冲上几步,拉着徐司令的衣服:“徐司令,不要这样!”

  我的脑中也一热,这个徐司令干什么,疯了吗?我也大吼一声,冲了过去,骂道:“干什么王八蛋!”

  但是徐司令的力气是如此的大,雨巧的衣服如同纸片一样并徐司令撕开,整个背部就袒露在我的面前,徐司令把雨巧的胳膊抓着,把她的背对着我,吼道:“看到了吗?这是深井干的!”

  我停住了脚步,雨巧的背上是如此的触目惊心,雪白的背上有两道巨大的十字架一样的伤痕,这伤痕是如此的巨大,几乎占据了雨巧的整个背部,这个十字架一样的伤痕,正对着我嘲笑着。我眼睛直了,从这样的伤痕来看,雨巧应该是经历了一次几乎划开整个背部的手术,而且,还不是简单的划开一道,而是进行了巨大的切割,仿佛要从她身体里找出什么东西一样。

  我啊了一声,脑袋停止了思考。

  时间仿佛停止了,这个可怜的雨巧,还遭受过如此的折磨吗?

  我呆呆的站在原地,听到雨巧低低的哭泣了起来,全身也无力的靠在徐司令的怀中,旁边的那个女战士也低低的哭了起来。

  徐司令还是紧紧地抓着雨巧的双臂,吼道:“深井为什么不杀了她,而让她受这样的折磨?这就是你要成为深井的理由吗?玩弄生命,玩弄我和妮妮的是他们!他们已经不是人了!”

  我什么话都说不出来,那两道组成十字架的伤痕就牢牢地印在我的脑海中,挥之不去,仿佛听到有人在嘲笑我:“赵成,你只是一个玩物,全世界都是我们的玩物,你逃不掉,你逃不掉!”

  我突然也吼道:“徐司令,够了!”然后把自己的脸捂起来,不知道是不是我自己也哭了。

  徐司令放开雨巧,那个女战士赶快把雨巧扶着,拉了拉她的衣服,把她扶进内屋去了,只能听到雨巧一直在低低的哭泣着。

  徐司令重重的坐在沙发上,用手把自己的额头抓来抓去,不断地喃喃自语:“对不起,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

  然后,突然把头抬起来,瞪着通红但是布满了泪水的眼睛,狠狠的说:“看到了吗!看到了吗!你帮我还是帮他们!”

  我已经不知道我到底是谁了。世界如同反转了过来一样,我在这个世界漂浮着,没有了方向。

推荐:冒死记录全集在线阅读

恐怖+10
 
广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