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所在位置:童话故事 > > 长篇鬼故事 > 正文

第三部 格局 二、禽兽的嘲笑
时间:05-12 点击数: 收藏本文  我要纠错
广告
  巨大的震动让我们这边的木台子也摇晃起来,87派的枪声也一下子密集了起来,甚至超过了先前的任何一次,特别是我这边的几个狙击位上,子弹密集的根本的让你无法抬头瞄准射击。

  坦克轰隆隆的履带的声音合着炮响就靠近了右边被炸开的缺口,而我们的攻击也向这个缺口集中起来,一个巨大的铁疙瘩就从这个缺口处怪叫着冲了进来。坦克的射击空中正喷射出半米多长的火焰,突突突的不断扫射着,让我们这边的人根本无法靠近。

  副队长刘强正在怒吼着顶住顶住,前门我们垒起的一层层的防守沙袋就被炸飞起来,而刘强也被气浪冲得一个踉跄,摔倒在地。又一个坦克就笔直的向前门冲了过来。

  刘强挣扎着站起来,满脸是血,但是他还是嚎叫着:“撤退!撤退!”

  我和赵德民从台子上跳下来,大家一片慌乱的向厂区里撤退着。

  对坦克这种庞然大物,我们这些小米步枪只能在给它挠痒痒而已。

  难道军队参与了87派?南海的武斗尽管持续了很长时间,不过最开始只是大家用根棒铁锹打架,不知道是哪放了第一枪,打死了87派的一个人,大家才开始动用了枪支。

  由于南海靠近金门很近,有很多的民兵组织,在沿海的很多村落里面都有民兵持枪,所以,在动用了枪支之后,这种局面就一发不可收拾。也不知道怎么这么多枪就到了我们和他们的手中。而我们这些红卫兵,都接受过军事训练,知道怎么开枪杀人,又都是血气方刚的,很多人从小都认识,都是城北的人。

  而87派的基本上都是城南的人,武斗开始之前,就摩擦不断。加上现在大家的理念不同,我们保林派的坚决认为林平文书记是革命功臣,是最坚定的革命左派,而87派的人则不这么认为,林平文是反革命的右派,他们同样认为自己是最坚定的革命左派。从林平文书记的事情上,双方从唇枪舌尖的“大辩论”,由剑拔弩张的对峙,发展为街头巷尾的械斗。最后升级到双方真枪实弹的较量。

  这个时候,全国的武斗都在进行,也许我们这场武斗只是小儿科罢了。

  杀掉自己的同胞,我没有任何的犹豫,我觉得我们这边才是真正的革命,而87派他们都是害人虫,死不足惜。更何况,87派在日趋激烈的武斗中,也不断的杀死我们保林派的人,这更加激起了我们的怒火,见到对方都是如同见到阶级敌人一样仇恨。

  我相信我做的是正确的,我有伟大的社会主义理念,为了实现我们的理想,我愿意和一切反对势力斗争,哪怕是牺牲我的生命。

  相信尽管是相信,但是有时候,我躺在床上想起这些事情,还是有些怀疑,我到底怎么了,我怎么变得这么残忍了,我从小都是一个温和善良的人,轻易不会和人争吵,甚至杀猪的时候我都不太敢看,怎么能够这么坚决地结束一个同胞的生命?我会睡不着,对自己到底还是不是正常人有所怀疑,但是我又会很快的自己耻笑自己革命意志不坚定,可能是我父亲资本家的身份让我的血液不够红,让我一直有这些资本主义的幻想,才让我对这一切有所怀疑。

  而赵德民不同,他曾经和我静静的在深夜谈过这个问题,他认为我们做的可能是错误的,我们好像都被洗脑了一样,好像都不是自己了。他说他很小就熟记中国的礼仪典章,中国人不应该是这样的。但是,他也说不清我们到底什么地方做错了。我尽管严厉的警告他,他这样想会走错路,会被人民抛弃的。但是内心中却也波澜起伏,很想就着他的话说下去,探讨一下这个我也弄不清楚是怎么回事的世界,但是我却没有赵德民这样的胆量说出来。我不会揭发赵德民,因为他和我一样有着不好的出身,如果我出卖他,那我也不知道我会不会有一天出卖自己。

  我知道赵德民如果被我揭发了将会得到的下场,因为赵德民至少是完全信任我才敢对我说。而且,我敢相信,有我和赵德民这样疑惑的想法的人不再少数,只是大家都忍着,憋着,谁都不敢说,憋到最后就靠打砸抢来发泄。我和赵德民都念过高中,而且我们小时候都在父母的教育下,接受过不少和课本中完全不一样的理念教育。所以,我始终觉得我们是异端,越是觉得自己是异端,就越想在大家面前表现我们和大家是一样的。喊口号我绝对是声音最洪亮的,表决心也是最坚决的,批斗反革命和走资派我也绝对是冲在最前面,下手最重最不留情的一个。

  我父亲1966年重新被打倒之后,我参加过批斗我父亲的批斗会,为了表决心,我冲上台去当着数千人的面抽我父亲的耳光,还破口大骂父亲种种的反革命行为。父亲只是淡淡地笑了笑,他的眼神还是很温暖的看着我,这种眼神让我在梦中惊醒过,甚至自己找了个地方痛哭过一次。我觉得我尽管怨恨我父亲的身份,但是想到父亲的眼神,还是揪心一样的难受,我痛哭的时候曾经觉得自己不是人,但是一回到大家面前,大队长们夸奖我革命意识非常坚定的时候,却又虚荣的认为自己做的没有错。也是因为我对我父亲的痛下杀手,我才终于加入了我梦想中的前进大队,成为了一名光荣的红卫兵。

  我曾经问过赵德民是怎么加入红卫兵的,赵德民总是笑了笑,叫我别问了。但是我知道,他也一定有过和我类似的内心折磨,干了些和我差不多的事情。同样的,我也对我曾经抽过我父亲耳光的事情只字不谈,我很害怕在我谈这个问题的时候,流露出懦弱的表情。

  这种内心的斗争总是在我临睡前来临,让我经常性的失眠。这几天的武斗,我基本上每天只能睡着2~3个小时。

  坦克轰隆隆的冲了进来,对于这样的钢铁怪物,我们根本没有还手之力。

  我们知道我们该往哪里撤退,第二道防线在工厂的二门。但是二门并没有围墙,几栋厂房也是就是二门的屏障,看来,巷战估计是不可避免的了。但是我知道,我们还有法宝,就是炸药包和无数的燃烧弹,等坦克陷入厂区,空间狭窄的时候,一定能够发挥作用。

  等我和赵德民冲到二门,重新投入战斗岗位的时候,前门已经完全被攻陷了。87派的人三三两两的从前门和破损的围墙外冲进来,很快就消失在厂房的阴暗处。87派的坦克并没有立即往二门这里开过来,而是三梁坦克一字散开的排在离二门这边七八十米的地方。

  看来87派的人也不敢妄动,如果深入到厂区里面,对他们一定没有任何好处。

  双方短暂的对峙了一下,谁也没有开枪,只有一些角落里面传出一些零星的枪声。一时间,整个厂区安静极了,谁都大气不敢出,只是都是彼此瞄准着。

  然后87派的人开始用高音喇叭喊话:“保林派的人听着,交出林平文,大家还都是革命战友。顽抗到底等待你们的将是死路一条。”

  很快,我们这边楼上的高音喇叭也吼叫了起来,气势比他们更大:“87派你们听着,你们的所作所为已经背叛了毛主席,尽快投降,还有悔过自新的机会。”

  这样你来我往的好几轮,这种用大喇叭互相威胁和辩论,早就听得耳朵里面起茧了。只是彼此想用这招来打击一下对方的士气,以及为自己重新部署争取时间。

  我用瞄准镜看到87派的几个女同志也从前门中钻了进来,突然心中猛地想起一件事,我妹妹赵雅惠在哪里?她这两天受了严重的风寒,现在应该还在自己的宿舍里面,而她的宿舍,就在二门和前门之间。而87派攻进来了的很快,妹妹不会还没有撤退吧。被87派的抓到可就糟糕了。

  我看了一眼我旁边的赵德民,他正全神贯注的瞄准着,我碰了他一下,焦急的说:“德民,看到我妹妹了吗?”赵德民一惊,说:“没有,天啊,你妹妹不会还在宿舍里吧。”

  我把手一撑,就要起来。

  赵德民把我拉住,说:“危险,雅君!你这样去是找死!”

  我又低下身来,说:“那怎么办!”

  赵德民说:“你去后面问问怡巧她们,万一你妹妹也撤退下来了呢。”

  我略一沉思,的确应该先去问问怡巧她们。

  我猫着腰起来,小跑了几步,靠近了我们前进大队的队长王德贵,说:“王队长,我妹妹不知道撤下来没有。我去问问庞怡巧她们。”

  王德贵看了看我,立即说:“快去快回!”

  我应了一声,就往后面跑去。

  怡巧她们这些女战士,都退在八号厂房里面,里面有不少中枪了的同志都在地上呻吟着翻滚着,满屋子都是一股子血腥味。远远就看到怡巧正在帮着包扎一个同志。我三步并作两步跑上去,一把把怡巧拉住,问:“看到我妹妹了吗?”

  怡巧到被拉得一愣,但也马上反应了过来,说:“没有啊!哎呀!我帮你问问。”

  怡巧带着我到处问人,都是不知道我妹妹的消息,直到问到了我妹妹班的班长,才确定了我妹妹应该没有撤出来,当时就她一个人在屋里起不来。撤退的匆忙,所有人都没有顾上,直到我问到我妹妹的班长,这个班长才惊慌了起来。

  我想都没想,就向外跑去,跑了两步就让追过来的怡巧拉住了,怡巧说:“别去!别去!太危险了!87的人不会对女同志怎么样的。”

  我急得直跺脚,骂道:“那怎么办!”

  怡巧说:“你现在过去也是于事无补啊!87派的人还不至于对付你妹妹的。”

  我重重的叹了口气:“哎!怎么会这样!”

  我妹妹的班长也跑过来说:“赵雅君同志,真的很对不起,都怪我,87派的人打过来的太突然了。”

  我挣脱了怡巧的手,说:“别这样说。我先回岗位了。你们也保重。”

  怡巧眼睛红红的看了我一眼,点了点头。倒让我心中也一酸,为什么我们要受这样的折磨。

  刚跑出八号厂房,向二门没有跑几步,就看到前方一阵巨响伴随着火光,87派的人开炮了。

  我趴倒在地,耳边枪声大作,双方又接火了。

  我赶紧的爬起来,贴着厂房的墙向前跑去,不远处就是那个坦克的身影,坦克应该是向我们这边冲了过来。

  又跑了几步,就听到两声巨响,那辆坦克居然被炸的一歪,然后就冒起烟来。我大喊一声好,这应该是坦克被炸药包炸的。

  我爬上了我的狙击位,赵德民正在放枪,我在他身边一趴,立即也瞄准起来。

  87派的三个坦克有一辆被炸掉了,离二门还有30多米的距离。剩下来的两辆已经停止了前进,其中有一辆还在后退着。

  87派的人在坦克身后跑来跑去,对面不少的楼房的窗口已经让87派的人占据了,好像又进入了僵持状态。不过枪声密集的很,整个院子里到处都是枪声。

  我打了两枪,没有击中目标,正打算打第三发的时候,赵德民大声的问我:“找到你妹妹了吗?”

  我转过脸也冲他大声的回答:“没撤下来,应该还在那里。”

  赵德民喊:“那怎么办!”

  嘭嘭嘭几声枪响在我们面前炸响,我和赵德民赶快把头一低,狙击位上的沙袋被打得直晃。

  我喊道:“听天由命吧!先守住再说吧!”

  赵德民喊:“不行啊,87派的人什么事都干得出来!我去救你妹妹。”

  刚说完就要往下撤,我一把没拉住,赵德民就从狙击位上跳了下去。

  我大骂一声:“德民,现在顾不了我妹妹了!回来!”

  刚打算跳下去抓他,嘭嘭嘭连串的子弹又压了上来,打得我没有敢动。

  再一回头,赵德民已经不见了。

  我哎呀一声,赶紧也从狙击位跳下来,却看到怡巧猫在墙角这边向我靠近过来。

  我赶紧猫着腰跑过去吼道:“怡巧,你疯了。你怎么来了。”

  怡巧说:“我和你一起去找你妹妹!”

  头顶上又嗖嗖的掠过几颗子弹,我赶忙把怡巧按倒在地上。

  一抬头转向怡巧这边,不知道是不是刚巧,怡巧也一抬头转向我,一下子我们的脸碰了个结实。

  我顿时脸涨得通红,怡巧也应该一样。

  不过我们还是马上镇定下来,这个时候哪有什么精力想这么多风花雪月的。

  我嚷道:“赵德民已经去了。你呆在这里,我把赵德民拉回来。”

  然后我起身就向侧边跑去,赵德民如果去找我妹妹,一定是从4号和5号厂房中间的豁口出去,那里离我妹妹的宿舍最近。

  我猫着腰跑了两步,一回头看到怡巧居然跟着我,我骂道:“怡巧,你疯了你!”

  怡巧很坚定的看着我:“你死了,我活着也没有意思了。”

  我心中一阵燥热,这难道是怡巧对我表白吗?

  我喊道:“我不会死的!你等我回来!”然后又拼命的往前跑,但是怡巧还是跟着我。

  我心中尽管很热,但是我知道我绝对不能让怡巧跟着我出去,所以从4号厂房后面绕过去的时候,我碰到了我们队的董青松和田得光两个,我立即对他们说:“我去救我妹妹,你们拉着庞怡巧,不要她去送死。”

  这两个人愣了一下,却居然不加思索的拉住了后面跟着的怡巧。

  我来到4~5号厂房中间的阵地上,问我们大队的一个人:“赵德民是不是过去了。”

  他说:“刚过去没多久。啥都没说!”

  我喊了一声:“哥几个掩护一下。”然后乘着这边枪声一歇的劲,就冲了出去。

  4~5号厂房中间往前,一个大花坛,旁边有两栋三层小楼,左边小楼的前面有个独立的两层楼,二楼一上去第三间就是我妹妹的宿舍。

  我躲在三层小楼中间的花坛里面,都能够清楚地听到前面有87派的人吆喝着什么,还有人跑来跑去。

  我呆了一会,看着眼前没有什么动静了,才钻出来贴着墙根向前跑去。

  刚绕过这个三层小楼,就看到有两个人拖着一个人从三楼中跑下来,看来是谁被打伤了。

  我赶紧往一楼的一个黑乎乎的房间中钻去,刚一钻进去,就有一个人从黑暗中冲出来把我绊倒在地。我一惊,但是也没有敢喊出声,马上顺着他摔倒在地,在地上扭打起来。两个人抱着在地上滚了两圈,这家伙的哼唧声很熟悉。而这家伙好像也听出来我了。

  我定神一看,果然是赵德民这小子。赵德民也认出了我,他轻轻地骂了句娘,两个人就滚到黑暗的角落中去了。

  赵德民低低的骂道:“你怎么来了。”

  我也低低的说:“废话!”

  赵德民挺起身子,从窗口往外望去,说:“就在对面,不过那楼里好像挺多人。估计你妹妹肯定被发现了。”

  我说:“那真是糟糕了。”也抬起身子向窗外望去。

  果然,对面的二层楼楼梯口站了几个87派的人。一个人看着还很眼熟。

  我捅捅赵德民:“那个楼梯口的高个很眼熟。”

  赵德民嗯了一声,说:“好像是万海涛,妈的,他一直是个流氓,怎么也加入87派了?”

  我想起了这个人,的确这个家伙是个流氓,上学的时候就知道他经常和人打架,还到我们学校打过人。不过这家伙出身特别好,八代贫农,父亲还是烈士,所以嚣张的利害。打砸抢属他最乐意干的事。

  我问道:“不会王山林也是87派的吧。”

  赵德民说:“有可能。”

  王山林是南海很有名的流氓,典型的市井无赖,属于没事找事的那种,好像还因为故意伤人罪被判过刑,应该比我大个四五岁。大家都知道万海涛其实是王山林的小弟而已。

  刚想着这里,就看到楼里面好像有人下来了,万海涛几个守在楼门口的几个很恭敬似的把楼门口让开。

  从楼上下来三个人,后面一个人好像还在扎皮带。

  赵德民马上说:“妈的,就是王山林这孙子。”

  打头的的确是王山林,这家伙属于看一眼就忘不掉的那种人,一脸凶相,还不时露出坏笑。

  好像王山林和几个人叨咕了几句,这伙人就很迅速的跟着王山林跑开了。

  我觉得不妙,和赵德民对视了一下。赵德民点了点头,我们两个就钻出了房间。

  紧赶着几步,我和赵德民跑到了宿舍楼梯口,稍微打望了一下,就和赵德民钻到了二楼。

  二楼没有人,我和赵德民迅速的接近了我妹妹的宿舍,妹妹宿舍的门是大开着的。

  我一进门就觉得不对劲,借着外面的光,我一看屋里的情况,心就轰的一下沉了下去。

  我妹妹满脸是血,衣服被撕得稀烂,半裸的躺在屋里面的方桌上面。

  我手中的枪一下子掉在地上,走上去几步,低低叫了两声:“雅惠,雅惠。”

  妹妹没有任何反应,我走上去两步,却怎么也走不动了,因为我能看到妹妹的眼睛还睁着,但是,我知道,她死了。我两个眼睛一发黑,身子似乎也一软就要摔倒。

  赵德民把我扶着,说:“雅君,冷静点,冷静点。”

  我低低的说:“她死了,她被强奸了!她死了!她死了!”

  然后我不知道怎么涌起一大股劲,甩开了赵德民,把地上的枪一抓,就要往外冲去。

  赵德民一个箭步就把我按倒在地上,我吼道:“放开我,王山林,老子要杀了你!”

  赵德民拼尽全身力气把我按在地上,但是他还是控制不住我,我发了疯一样要冲出去。

  而这时,门口出现了一个身影,我抬头一看,居然是怡巧。

  这倒让我一下子软了下来,怡巧往屋里走了两步,呆呆的看着我妹妹的尸体,用手把嘴一捂,哭出了声。

  赵德民说:“雅君,现在不是报仇的时候,你冷静,你冷静。求求你!”

  怡巧也看到我们两个,她看着我,我也看着她,她哽咽着说:“雅君,先把雅惠收拾一下。”

  我木然的冲地上爬起来,满脸泪痕的爬到妹妹跟前,将妹妹的上衣整理好,又从我妹妹的床上把被单撤下来,把妹妹裸露的身体包扎了起来。妹妹的眼睛一直睁着,脖子上有一道明显的瘀青,似乎是被掐死的。

  我包扎完,正要把妹妹的眼睛合上。

  就听到赵德民吼了一声:“危险。”

  然后就是一声枪响。我回过头一看,赵德民正把庞怡巧扑倒在地上,而门口站着的正是万海涛!

  我嗷的一声就向万海涛扑过来,万海涛向我开了一枪,我右腿一麻,但是也什么都顾不上,将万海涛扑倒在地。

  我像个发怒的狮子一样双拳车轮一样向万海涛脸上砸去,没有几下万海涛就不动了。

  怡巧拉着赵德民站了起来,我把赵德民扶着,赵德民的背上鲜血淋淋,应该是被击中了背部。

  赵德民冲我说:“没事。我们快走。”

  我回头望了一下我妹妹,把赵德民架着走出屋外。屋里升起了强烈的汽油味,万海涛居然是带着汽油来的,看来他是想毁尸灭迹。

  我们刚走下楼,几把枪就指向了我们。迎面过来的就是王山林。我本来想立即冲过去和这个家伙拼命,但是身边的怡巧和赵德民让我忍住了。

  只听王山林说:“保林派的居然敢过来打伏击?看你们是不想活了!”

  我瞪着他一言不发。

  王山林打量了一下怡巧,脸上露出了一阵让人恶心的坏笑:“呵呵,还有个这么俊俏的大姑娘啊。你们三个还真是有一套啊。”

  然后走上来居然想摸怡巧的脸,旁边几个他的狗腿子也坏笑了起来。

  我心中想老子和他们拼了,拼死一条命也不能让王山林摸到怡巧。

  正当我要松开赵德民扑上去,怡巧已经一口痰吐向了王山林的脸。

  王山林一闪没有闪过去,脸色大变,退后了几步,骂道:“臭婊子,找死。”然后扫了四周的几个人一眼,慢慢的说:“打死他们!”

  话还没说完,头顶上几个照明弹就闪了起来,把这个地方照得一片通明,同时好几个巨大的喇叭就喊了起来:“所有人放下武器!要文斗不要武斗!我是陈景强!再说一遍,所有人放下武器!我是陈景强!再开一枪者以杀人罪论处!放下武器!”

  同时看到远处有几个红卫兵向我们这边跑来,而枪声也居然很快的停止了。陈景强是南海造反派最大的头头,是南海革命委员会的主任,所有的红卫兵大队都是他给授衔的。所以陈景强这个名字,在所有红卫兵心中都相当有分量的。不过,南海的武斗也是陈景强默许的,因为他曾经给我们保林派开过会,传达过中央的意思,要以武斗来制止武斗!对方攻击,一定要回击来捍卫自己的革命思想!

  王山林恨恨的盯着我和怡巧,说:“龟儿子,算你们好运!下次不要让我碰到!”

  而这时,二楼腾的一下冒出了火焰,我妹妹的房间烧着了。

  随后万海涛被一个人架了下来,万海涛鼻青脸肿的看了我一眼,对王山林说:“这小子,我认识,是那女的哥。”

  王山林居然哈哈一笑,对着我狰狞的嘲笑了一下,说:“小子,你来晚了。”

  那几个红卫兵已经跑了过来,带着红袖标,那袖标一看就知道是南海造反革命总部的。冲我们喊道:“统统放下武器!要文斗不要武斗!”

  王山林首先把自己手中的枪一丢,说:“我们没开过枪。”

  二楼的火光冲天,转眼这个木质的小楼就熊熊的燃烧了起来,我的妹妹就消失在这片大火中。

  而我的仇恨,也如同这片大火一样,熊熊的燃烧了起来。

推荐:冒死记录全集在线阅读

恐怖+10
 
广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