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所在位置:童话故事 > > 长篇鬼故事 > 正文

第三部 格局 二十三、人心难测
时间:05-12 点击数: 收藏本文  我要纠错
广告
  一路上出奇的顺利,不知道是不是风雨的关系,几乎没有碰到什么危险的情况,我们两个就已经匍匐在我最熟悉的海边的一块大石头后面。海对面的金门岛黑乎乎的,和大海连成了一体。

  我们任凭雨点敲打在身上,如同死人一样等待着时机的到来。

  几队巡逻的人从不远处走过,尽管有手电筒的光芒从我们头上扫过,也丝毫没有任何人发现我们的存在。

  我逮着机会,远处的大探照灯又开始机械的扫过我们前方的沙滩以后,我捅了捅林虎,起身就跑,林虎紧紧的跟着我。

  波浪很大,我只跑了几步,就被浪头冲的东倒西歪,我回头打量了一下林虎,大吃一惊,林虎居然站在离我几步远的地方没有动,我赶忙跑回去两步,想去拉林虎,我以为林虎没有见过这么大的波浪,有些害怕。

  而当我靠近林虎,还没有说话,突然就看到林虎手一抬,一把手枪正指着我,我心中一寒,什么都忘了,站立着,傻了。林虎吼道:“白哥,你原谅我,我相信我们一定还有别的办法!”

  我也怒吼着,和巨大的波浪声和为一体:“你疯了吗!”

  林虎吼道:“我没有疯!你疯了!我不想当叛徒!”

  我吼道:“那你为什么要来!”

  林虎吼道:“我要抓住你这个特务!”

  我伸出手指着林虎,愤怒让我全身颤抖着:“你是要杀了我?”

  林虎吼道:“你敢下海,我就杀了你!”

  我指着林虎,吼道:“开枪啊!你开枪啊!”

  林虎牢牢的用枪指着我,向前走了一步,吼道:“赵雅君!背叛祖国投敌我是绝对不能允许的!”

  我狂笑着:“是啊是啊!你抓住我你就有机会了!”

  林虎吼着:“不是!我是救你!”

  我狂笑着:“林虎!你太天真了!你有种就开枪吧!”说罢一个转身,就往大海里跑去。

  砰的一声枪响,我的左胳膊一麻,我知道林虎打中了我。但是我没有停步,林虎这个我以为我值得信任的兄弟,这样背叛了我,不管他到底是什么理由。枪声过后,林虎吼道:“再走一步我就杀了你!”

  我眼泪和着雨水奔流着,这就是人类!这就是人类!这就是人类!我对人类绝望了,所有的人类都该死,都该死!

  岸上随着枪响也传来了一大堆吼叫声,和着风雨如同无情的刀子向我扎来。而探照灯也从天上划着弧线向我这边滚来。完了,一切都完了!

  而此时,一个巨大的浪头向我铺天盖地的压了下来,我一个弯腰就扎进了浪头里。砰砰砰砰连续四声枪响钻进水中,我的右腿也麻了一下,但是,我没有停止,我绝对不会停止,我卯足了劲,贴着水下滚滚的沙土,不分东南西北的向前胡乱的游去……

  等我平静下来的时候,我竟然已经游离海边100多米了。海岸上已经是无数黑影,无数光线乱闪了,在人集中的地方,似乎有一个黑影呆呆的站立着,呆呆的。

  雨也越下越大,风也越刮越狂,整个大海如同一个怪兽,越发剧烈的翻滚着,搅动着,要吞没一切企图征服它的人。

  我左肩膀和右腿受了伤,左肩膀的伤势很厉害,根本使不上劲,而右腿还略微好一点。

  我挣扎着游着,仗着水性还好,又游出了几百米,直到岸上已经模糊了。

  我废了巨大的精力,才终于把穿在身上的救生衣吹了起来,本来这件救生衣我是打算游在中途的时候,给林虎穿的,因为他水性比我差很多。没想到却救了我一命。

  游,拼命的游,3公里的海域如果不是受伤,我有足够的信心能够横渡过去。

  我拖着左胳膊,海水浸泡着我的伤口,让我每一次用劲,都如同撕裂肌肉一样疼痛。

  我不知道在这漆黑的,狂吼着的大海里游了多久,直到自己神智不清,眼前的金门岛也模糊动荡了起来。我尝试着努力让自己清醒,却不知是不是失血过多的原因,我昏了过去。

  在昏过去的最后一刻,我好象看到了那在我接受的所有教育中,丑陋无比的“青天白日旗”……

  眼前一阵光亮,我大吼大叫着坐了起来,眼前的事物也清晰了起来。我正躺在一间屋子里的地上,身下有一张草席似的垫子。

  几个人就大呼小叫了起来:“别动别动!”围了过来。

  我一看他们的打扮,心里就一松,那军服,徽章,是国民党的军队,也就是说,我到了金门。

  我眼前一黑,又昏了过去……

 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,我躺在一张床上,软软的,暖暖的,很舒服,身上很干燥,伤口好象也被包扎了。我头疼的厉害,睁开眼天旋地转,半天才回过劲来。又闭了一会,才把眼睛再睁开。

  眼前是一位国民党的军官打扮的人,一脸严肃的看着我,消瘦,30多岁,但是很有精神。他看我睁开眼睛,问了一句:“你还好吗?能说话吗?”

  我点点头。这个军官挥了挥手,二个医生打扮的人就出去了。而身边,又走过来一个看着也是30岁上下,但是穿着便装的男人,头发梳的很工整,是资本主义头。

  这个军官在我旁边坐下,说:“你叫什么?”

  我轻轻的说,嗓子里使不出劲:“赵雅君。”

  军官问:“你哪里人?”

  我说:“南海。”

  军官说:“你知道这是哪里吗?”

  我说:“是金门吗?”

  军官点点头:“是的。你被救了。你在大陆做什么工作?”

  我说:“工人,后来坐牢。”

  军官说:“你自己游过来的?”

  我说:“是的。”

  军官说:“奇迹。你肩膀受的伤,和腿上的伤,你能在暴雨的天气游这么远,真是奇迹。”

  那个穿便衣的男人呵呵笑了两声,在我床头一靠,说:“赵雅君是吗?我叫王顺裕,你为什么要游到金门来?”

  我说:“活不下去了。”

  这个叫王顺裕的说:“你觉得这里就能活下去吗?”

  我说:“我不知道。”

  王顺裕对那个军官说:“周少校,你觉得他是什么人?”

  这个周少校看着我说:“游到我们这里的有两种人,一种,共匪,第二种,朋友。我们这里很久没有朋友光顾了,共匪还是很多。象你这样身上挂彩,暴风骤雨光临的更是多。你明白我的意思?”

  我点点头,我在他们眼中,七成的可能性是共匪。

  那个周少校又说:“对共匪我们有两种政策,一种,什么都不说的枪毙,第二种,老实交代的作为战俘交换。你选择哪一种?”

  我头疼的厉害,根本无法考虑他们说的这么负责的问题,只好轻轻的说:“我不知道。”

  王顺裕说:“哦,你穿的那个救生衣是谁给你的?”

  我还是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,正觉得沮丧,却突然想到了孙丽嘱咐我的话:“你一定要不断的要求见林朝峰上校,你见到林朝峰上校,把信封交给他,你就安全了。”

  于是我知道我再回答任何问题都没有用了,于是我说:“我要见林朝峰上校。”

  王顺裕和周少校眉头一皱,对视了一下,王顺裕突然笑了起来:“整个金门,甚至整个台湾,都没有叫林朝峰的人是上校。”

  我说:“我的信封呢?”

  王顺裕似乎一顿,说:“什么信封?”

  我说:“我要见林朝峰上校。”

  周少校使了个眼色,起身拉着王顺裕走到一边,窃窃私语起来。

推荐:冒死记录全集在线阅读

恐怖+10
 
广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