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所在位置:童话故事 > > 长篇鬼故事 > 正文

第三部 格局 二十八、C大队的渗透者
时间:05-12 点击数: 收藏本文  我要纠错
广告
  如同手心中的红色标志传达来的信息一样,我接受了三个人的问讯,因为事先已经得到了通知,有所准备,所以我的回答一直让这三个人频频点头,并露出了满意的笑容。

  其中一个人问我是否愿意成为一个不存在的人,经过我的询问,他们大概描述了一下这个组织,他们称呼自己是C大队,又称之为中国神秘事件调查局,刚刚组建,正在吸纳成员。他们也知道我曾经是703监狱的服刑人员,也清楚我的一切家庭背景和成长中的主要经历,但是他们也强调,从此以后我将是一个这个世界遗忘的一个人,赵雅君将死去,一切有关赵雅君的材料都会销毁,甚至赵雅君从来没有出生过。

  我很坚定的点了点头,说:“我非常感谢你们给了我一个活着的意义。我愿意成为你们的一员。”

  在他们的要求下,我的身体里被一种大口径手枪一样的东西,射入了一种他们称之为“爪子”的东西,一进入体内就好象伸出了什么东西牢牢的抓住了我的内脏,这让人疼痛的几乎昏厥过去。他们并没有说明这个东西的用途,只是告诉我如果背叛C大队,将接受最严厉的惩罚。

  我被他们直接带走了,那个可怜的王连申我也没有见到最后一面。

  三天以后,我穿着墨绿色的制服,和几个同时加入的队友走在长长的空荡荡的地下通道中,我耳边仿佛还回响着C1,C2讲的话。而C1、C2就是要求我加入C大队的三个人中的二个,而看似C1、C2领导的一个人,从那天以后就再没有出现过了。

  “从此以后,世界上将不存在赵雅君这个人,你的代号是C17,绰号鲨鱼。未经许可,你不得告知C大队以外的任何人你的代号。”

  “命令就是你的生命,你必须用生命来保证任务的完成。”

  “严禁在内部人员之间谈论B大队,A大队的任何事情和人物,以及代号。”

  “如果被其他任何组织抓获,没有逃生的办法,你必须选择自杀。”

  “除非命令要求,你不能让任何人认出你,或者对你有深刻印象。”

  “你不能有爱情,亲情,友情和个人感情,你不能和组织外的任何女人发生身体接触和性关系。”

  “除非你死亡,你终身都为C大队以及上级部门工作。”

  “你可以任意的使用C大队给予的金钱、权力,但是这必须建立在你能够按照要求完成任务的基础上。”

  “如果违抗C大队的命令和制度,背叛C大队以及上级组织,泄露机密,任务失败。你都要接受处罚,最严重的将是死刑。”

  “你不可以询问、调查命令的意义和背景,你只需要无条件的服从。如果违反,同样要接受处罚。”

  我所在的地方,是C大队的总部,应该是位于中部湖北、河南交界的一带的山区,是一个巨大的建立在一座山底下的地下迷宫,结构复杂,深不见底,如果没有人带领,你很快就会在里面迷路,而且阴深深的,几乎没有一丝一毫的人气。

  而这个刚刚组建的叫C大队的组织,到目前为止只有28个人,所以我们28个人呆在这里,地方大的让人觉得恐怖。如果不是命令,你绝对不愿意自己一个人在这个迷宫中乱逛。

  28个人中间,只有10个人似乎是C大队的创始者,剩下的18个人,最早的加入时间也只有一个月,代号是C11,绰号大象,再下来是蟒蛇、蜥蜴、虎鲨等等,这28个人统统都是动物的称呼。不过,我们有很多不同名字的假身份,有的假身份还要记忆相关的人物背景,如出生地点,父母亲的名字等等。我最喜欢的一个假身份叫赵成,不仅是和我同姓的原因,而且我觉得听起来比较威风。

  在28个人以后,再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没有人员增加,18个人在C1至C10的带领下学习各种各样的生存技能和情报调查技能,学习枪械的使用,驾驶技能,搏击技能。C1的要求是非常的严厉的,经常能听到他如同雷霆一样的吼叫声,骂我们都是白痴和笨蛋,一上战场就都是逃兵,杀不了人,只能被杀的命。

  不过C1吼叫是吼叫,但是还是逐渐流露出欣慰的神态。我们这18个接受训练的人,尽管有的人看着文质彬彬的,但是好象都和我一样,有着异常敏捷的反应和身体的灵活程度,而且有的人显示出了超乎常人的智力,我在里面尽管也是表现的很优异,但是还排不上前三名,顶多只能占第五,第六的位置。

  而且,在大家彼此熟悉之后,我才了解到,这些人大部分都是坐过牢的,有的还是在即将枪决的时候被C1他们救下来的一条命。当然,询问各自的身份都是严格禁止的,甚至连睡觉都是每个人一间,绝对不允许串门。

  我们每周都要接受一种叫瑜伽的机器测试,这让我想起了703监狱接受夜审所做的那些测试,也是叫瑜伽。而且过程几乎就是夜审中的翻版,但是程度则比夜审轻微的多,有了夜审的经验,我很容易的就将我不愿意被读取的记忆压制下来,并没有让他们发现任何问题。头几次我还非常紧张,不过到了后来的几次,我自己都觉得有趣了起来,我能够借助这个瑜伽的力量,胡乱编造记忆丢过去,充满了对C大队的“效忠之情”。一共做了八次瑜伽,就再也没有做过了,我们所有的人都顺利的过了关,没有发现任何人有什么不妥之处。我只是觉得奇怪,夜审的那群人,和他们到底有什么关系。

  不过这个问题很快就在瑜伽停止之后,从C1口中解决了,C1告诉我们一个神圣的使命,就是要保护一个叫“通道”组织的秘密,任何调查通道的人一律格杀勿论。这让我想起了林朝峰的话:A大队和下属组织,只是通道组织的打手而已,他们对神山组织几乎是一无所知。

  在漫长的两个月的训练中,我再也没有接受到任何神山发来的信息,有时候甚至觉得奇怪,是不是神山已经失去了和我的联系?我几乎觉得自己已经成为了C大队的一员了,只有在自己独自在房间休息的时候,才会钻进被子,呼唤出手中的淡红色标志来,才提醒自己现在只是在完成神山的任务。

  我曾经冒出来背叛的想法,但是都被我狠狠的自己痛骂自己一遍,神山并没有要求我什么,我只是觉得,如果我背叛了神山,就好象背叛了我的亲人,如同姐姐背叛父亲,林虎背叛我一样不可饶恕,可耻到了极点。

  不过,就在心生疑惑,觉得神山是否遗忘了我的时候,信息又来了。还是在自己休息的时候,手心一阵发麻,然后大脑中就听到声音:“赵雅君,你表现的很好,下面给你新的指令:今后两天,你所在的C大队将会有三个任务分配下来,你必须主动选择检验新成员的任务,也许你会被拒绝,但是你要坚持,并给自己一个说的过去的理由。完毕。”

  这让我心中着实喜悦了一番,诚恳的说,我并不喜欢C大队,不仅是因为压抑到了极点的气氛和环境,也是因为C大队的毫无人情味,也许是因为制度规定和大家的身份都很特殊,所以,每个人彼此都保持着对对方的高度警惕,除了完成C1他们安排的任务,我们之间几乎没有友情可言。我不知道其他人是不是这么想的,但是我就是这么做的,我不苟言笑,绝对不对其他人象以前我对待林虎那样,甚至比对待703监狱的511的人都不如。

  指令是料事如神的,果然,在第三天下午,我们全体集中在一个大会议室,召开了一个会议。

  还是C1首先发言:“队友们,特别是新来的队友们。你们应该庆幸成为C大队的第一批成员,让自己的人生进入一个新的里程。你们也接受了2个月的训练,尽管,你们还有很多不足,但是,我对你们的成绩还是认可的。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,你们的训练成果必须要接受检验。下面,上层领导分配了三个任务给我们,现在请C2宣布。”

  C2点了点头,拿出了一张纸,宣布道:“河北XX县159人非正常死亡调查任务,组长C5,成员C14,C15,C18。武汉市XX路集体发疯事件调查任务,组长C8,成员C11,C12,C17。”念到我的代号的时候,我全身一抖,怎么,不是已经安排好了吗?我怎么还能有机会主动申请?

  C2继续念道:“湖北五七干校新成员检验任务,组长C6,成员C19,C21,C25。宣读完毕,请各组听从组长命令,出色完成任务。”

  我很想说话,但是又不知道从何说起,正在郁闷,只听C1说:“还有什么意见?”其实这句话只是C1自己说给自己听的。而我也管不了这么多,猛的站起来说道:“我有!”

  C2马上破口大骂道:“放肆!”

  C1本来也面有怒色,但是他这个人似乎很喜欢有人跟他对着干似的,尽管皱了皱眉,仍然说道:“C17,你有胆子,好!你说你有什么意见?”

  我硬着头皮说道:“我申请加入执行新成员检验任务!”

  C1说:“什么理由?!”

  我张口就说:“因为,我知道什么人是我的同类!”其实这句话早就不是我一直再给自己找的理由,因为我没有想到居然是直接宣布名单,这就让我所有的准备的理由都作废了,我完全是急中生智,顺着自己的意识就脱口而出。

  C1牢牢的盯着我看了一会,突然哈哈大笑起来,啪啪的拍着桌子:“同类?同类!有意思啊有意思!C17,你真是有意思!我喜欢你!好,我接受你的请求!”

  C2似乎不情愿的说:“C1,这个……”

  C1阻止了C2的话,说道:“你,C17,和C19对调任务!”然后眼神绕过我,扫视了一下周围的人,说:“还有没有意见?”

  谁还敢说个不字,如果再有一个人敢站起来,估计C1就会张开血盆大口生吞了对方。

  一片安静,我全身都冒出冷汗,知道自己其实在悬崖边走了一趟。

  C1看没有人说话,说道:“各组在组长带领下,单独会议!散会!”

  说完,就和C2、C3、C4站起来出去了,临走时,C2还很不高兴的瞪了我一眼。

  我被C6带着,和其他组员一起来到另一个会议室开会,C6是我们的枪械教官,脸上从来没有表情,如同刀刻的几条皱纹横七竖八的爬在脸上,绰号秃鹫,C21和C25,是18个人中智商很高的两个人,绰号分别是狐狸和黑熊,尽管身体条件并不是很好,但是对于需要动脑的问题处理,却是出类拔萃。

  从秃鹫的安排中,原来这个任务并不是这么简单,甚至可能有生命危险,我们其实是一次类似绑架的工作,要绑架五七干校中的三个犯人,然后从中挑选一个人,没有被选中的那个人的命运是就地处决。这让我回想起我被C1他们挑选的情景,如果没有指令提前通知,我是不是一旦说错话,也是就地处决的命运。秃鹫介绍了大致的情况之后,要求狐狸进行分析,狐狸似乎对五七干校非常的熟悉,甚至在会议室的黑板上画出了五七干校的草图,并详细讲解了五七干校的作息规律和地理环境。我这才知道这个五七干校,其实是一个类似监狱的地方,周围都是芦苇荡和沼泽,里面关押的人都是一些特殊的政治犯,进行劳动改造。

  我们的三个目标,分别叫郑红山,28岁,担任过机要档案员;吴飞宇,22岁,曲艺世家子弟;陈鹰,19岁,过失杀人犯。

  我们和C8带的那个组,分别开着两部车一起出发,我们全体都换上了标准的青绿中山装,这和海南那些稍有身份的人的打扮没有什么两样。这还是我到C大队以后,第一次从那个阴深浩大的C大队总部出来。这么长时间第一次看到外面的景象,心情也好了起来,连秃鹫也话稍微多了一些,不过我们还是不敢东拉西扯,都是在交流任务的事情,不过交流任务难免要提到一些风土人情,这让C21狐狸打开了话匣子,又是鱼又是虾的。这到让我这个一直生活在南海的人感觉到异常有趣。

  等颠颠簸簸到了武汉,秃鹫把我们留在车里,自己跑到一栋看着很气派的洋楼里面去,半天才下来,手中拿了一个文件夹,这才真正踏上了去五七干校的旅途。

  我们手持的证件是中央造反派总部特派员证,这到让我们一路上没有碰到什么干扰,很顺利的就到达了五七干校范围,再往前路就很难走了,一路上都是泥巴路,加上天又黑,刚下过雨地上都是大水坑,一直折腾到第二天天亮,才算到达五七干校的造反派委员会接待处。

  这个地方的人,对我们的态度很生硬,似乎很不愿意配合我们的工作,直到秃鹫拿出了那个文件袋中的文件,才对我们客气了一点,同意我们抽调犯人进行问讯。这个情况秃鹫也早就招呼过我们,五七干校来头很大,加上关押的犯人特殊,除非是北京的那四个人亲自签署命令,想带走一个人难过登天。

  为了不引起注意,我们并没有直接提审那三个人,而是东扯西拉,将这三个人塞在事先安排好的二十多人的名单中,绕了半天,才终于提审到了他们三个人。

  而在即将对他们三个人进行询问的时候,手心中又传来了指令:“赵雅君,现在是新的指令:三个人中,陈鹰是神山的成员,他已经得知你要到来,你需要保障他成为你们挑选的人。并在绝对安全的情况下,向他表明你的身份。完毕。”我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激动,不让秃鹫他们发现我有所反常,我万万没有想到,居然三个人中有我的同类。

  问讯在安排好的问题中进行着,和C1他们挑选我的时候并没有太大的区别,这三个人的资料在未出发前,就已经调查的很清楚了,具体怎么调查的如此详细则不得而知。我回想着陈鹰的资料,这个人年纪尽管不大,但是在年纪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成为孤儿,混迹于街头,十六岁得到一份工作,但是围绕他身边的人开始离奇死亡,很多人怀疑是陈鹰杀了这些人,但是没有任何证据,十八岁被人发现有超常的记忆能力,但是陈鹰从来没有承认过,给所有人的解释都是偶然,但是在刚满十九岁时,因为操作失误,致使二人死亡,一人重伤,入狱后,仍然身边有人离奇死亡,查无根据,经过多次转狱,最终来到五七干校服刑。

  在我见到陈鹰的时候,我很难相信这个人只有十九岁的年纪,满脸显示出一种异常的成熟,他不轻易和人对视,但是一旦看着你,眼神则如同老鹰一样的锐利。而且,和他的一些对话也让人觉得触目惊心。

  “你身边死去的人,是你杀的吗?”

  “是的,既然你们说你们是来解救我的,我就明白的告诉你们,都是我杀的。”

  “你用什么手段杀了他们?”

  “要一个人死,几乎太容易了,麻烦的是怎么不留证据。”

  “你怎么想到这些办法的?”

  “我从很小很小的时候,每天都在想怎么杀掉那些欺负我的人,而又不给自己惹上麻烦。就是这样,我是靠不断的积累,才会有这些办法。”

  “你杀掉那些人不觉得内疚吗?”

  “不会。他们都该死。这些人活在世界上,才是不幸的根源。”

  陈鹰的回答尽管非常冷酷,但是秃鹫似乎非常满意,倒是狐狸和黑熊频频皱眉,似乎担心更多一些。我很难说得出我到底是喜欢这个陈鹰还是讨厌他,这个人其实说了些我心里的话,我只是没有他这么冷血,但是杀掉一个我觉得是垃圾的人,我觉得我绝对不会有太多的犹豫。在我认为我不是人类之后,人类的生死对于我来说,好象只是杀一支鸡那样,已经是越来越淡了。

  不过,对这三个人的问讯,并不象我曾经经历的那样,当场就决定。而是各自通知他们守口如瓶,这两天会安排逃离这里。

  一天的问讯下来,我们筋疲力尽。在五七干校一些看守人员警惕的目光下,我们草草吃完饭。就在秃鹫的带领下召开了会议。秃鹫认为陈鹰是不二人选,但是狐狸和黑熊略有微词,他们认为陈鹰很危险,仇恨感太过强烈,有可能对C大队不利,他们认为吴飞宇更加合适。这个任务就是这样,命令秃鹫可以下,但是绝对不能由秃鹫一个人决定谁是人选,这是C1、C2下达给秃鹫的死命令,谁也不敢违抗。所以,我的一票异常重要。

  如果没有神山的指令,我可能也会支持选吴飞宇,不过我还是很清楚的表明我的态度:“陈鹰的确是最合适的。他只是表现的很冷酷,但是在获得他的信任以后,他也是最忠诚的人。”这句话,真不知道是说给神山听的,还是给C大队听的。

  狐狸打量了我半天,才冒出来一句话:“如果他现在已经忠诚于别人了呢?”

  我说:“除了我们,还有谁会给他机会呢?他难道能忠诚于一个不存在的组织吗?”

  狐狸说:“这个很难说,我们不知道的事情还太多。”

  秃鹫说:“的确还有一个组织能给他一个机会,不过这个组织只会向我们推荐人选,而不会使用。”

  狐狸问道:“是C1提到的,我们必须用生命来保护他们的秘密的通道组织吗?”

  秃鹫说:“是的,C17就是他们推荐给我们的。”

  我啊了一声,说:“我是……他们……”

  秃鹫说:“是的。对此没有必要隐瞒你们,你们将来有机会和他们接触到。”

  黑熊慢慢举起了手,说:“我现在也同意选择陈鹰。”

  狐狸叹了口气说:“那,我也同意吧。”

  秃鹫说:“不用勉强,我们的选择过程必须要如实呈报给C1、C2、C3。狐狸你还是可以不同意。如果我们真的选择错了,把瑜珈用在他身上,自然会什么都明白的。”

  陈鹰既然被决定了下来,下面的问题就是如何解决掉被放弃的两个人,以及如何把陈鹰带走了。

  计划很简单,我们打算进行突然袭击,就是在第二天全体人员外出劳动的时候,要求对这三个人再次进行集中审讯,并将审讯地点改到我们住的地方,乘看守精力还集中在外面劳动的犯人身上的时候,毒死那两个没有被选中的,再把会干扰我们的人麻醉,钻进车就跑。料他们追不上我们。

  但是,事情远远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,命运也古怪的绕了一个圈,将这个人又带到了我身边。

推荐:冒死记录全集在线阅读

恐怖+10
 
广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