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所在位置:童话故事 > > 长篇鬼故事 > 正文

第四部 启示 三十九、两个人的对话
时间:05-12 点击数: 收藏本文  我要纠错
广告
  我无法阻止,也无力阻止,眼睁睁看着刘队长猛地一下子身子僵硬,手上的枪咣当掉在地上,然后整个人脸朝下就笔直的趴倒在地。

  我愣了片刻,才意识到刘队长已经自杀死了,慢慢的从小声的哼哼到越来越大声的嘶吼:“啊!啊!不!不!不要!”

  刘队长也死了,我这个样子,孤独的一个人被丢在这个荒郊野外,我该怎么办!等到天亮起来,我还是这样“盘”在地上被人发现,那会是多么残忍的事情。我脑海中猛地升起一个念头:“我也该死了!我也要自杀!”但是这个念头升腾起来以后,马上就被更强烈的活下去的欲望击得烟消云散。

  我继续嘶吼着,祈求着能够身体活动起来。

  一个声音从身边的山坡上传来:“别喊了!烦不烦啊!闹鬼似的!”

  这一下子把我吓了个半死,怎么这里还有人在说话?而且听起来还这么熟悉?

  我斜着眼睛想看过去,但是因为脖子不能动,所以我一下子看不到到底是谁在山坡上说话,于是我失声喊道:“谁?”

  一个人从山坡上走了下来,很快进入我的视野中,这个人手中拿着一个小小的闪着亮光的枪,穿着很寻常的衣服,似笑非笑的看着我。不是别人,正是谢文。

  我不知道是高兴还是诧异,只是心中一热,喊道:“谢文!谢文!”

  谢文摆了摆手,嘘了一声,说:“是我,是我。小声点,你知道半夜三更嚎叫能传多少公里吗?来人了就糟糕了。”

  我想点点头,但是动弹不得,只好动了动眼珠,表示同意,声音也小了下来,说:“谢谢你,谢谢你。我以为,死定了。”我现在说话还是并不方便,根本无法说出连续的超过四个字的句子。

  谢文走到我身边,蹲下身子,先摸了摸刘队长,啧啧了两声。

  我心中悲痛,说:“刘队长,他死了。”

  谢文也不答话,双手一掀,就把刘队长掀了个仰面朝天,刚好刘队长脸正冲着我,我惊讶的发现,刘队长睁着眼睛,尽管一眨不眨,但是眼珠子还能微微的转动,他居然还活着!因为死人不可能有那种牢牢盯着我的眼神的。

  刘队长这时满脸都是泥巴,这和刚才他迎面扑倒在地上有关系。我回想刚才的一幕,才发现第一没有听到呲的枪响,第二没有看到刘队长流血,第三刘队长身子动也不动的笔直倒下不像是挨了一枪要一歪才倒下。

  我惊讶道:“刘队长,你没死?”

  刘队长眼睛略略晃了一下,看来他基本和我一样,全身麻痹,动也不能动了。

  谢文在旁说道:“没死,只是动不了了。”

  我说:“谢文,你干的?”

  谢文说:“不是我干的是谁干的?我从头到尾都在这里看着你们。”说者摇了摇手中像个雷达发射器一样的枪。

  我说:“不会吧,那你,怎么,不早,出来。”

  谢文皱了皱眉头,说:“别说话了你,听着难受的很。先让你恢复一下你再说话吧。”

  我还没有说话,谢文就已经把枪顶在了我身上,嗡嗡两声,那枪里就发射出一股暖暖的能量,迅速挤入了我的身体。我舒服极了,全身的麻痹感一下子得到了缓解,不禁轻轻的呻吟起来,同时也借着这股能量,在恢复着自己的正常状态。

  大概一分钟过后,我已经恢复了人类的正常形体,双手撑住地面,不断的喘气。

  谢文把枪一收,说:“真能吃啊,快把一只枪的能量吸完了才这样。你好点了吧张清风?”

  我现在已经能够活动,也能够说话了,只是如同玩命的奔跑了很久以后突然停下来的感觉,累的几乎喘不上气。我把头侧过来看着谢文,说:“谢谢了。呼呼,我好多了。正在慢慢恢复。”说完一屁股坐在地上,犹自喘着粗气,我心中高兴,我知道这一下,我算是彻底活过来了。

  我全身乏力,一阵阵酸痛,特别是变形比较厉害的脖子,手臂,腰肢部分,更是涨痛的厉害。我吃力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,我记得三发子弹从我脑袋上穿过的,但是手摸到的子弹射入的地方,除了头发有点烧焦外,连疤痕都没有留下。

  我心中暗暗的高兴,对谢文的感激更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述,不禁向谢文投过去深深的感激的目光。

  谢文见我看他,微微一乐,说:“别说什么肉麻的话啊,没事了就行。”

  我还是感激的有些颤抖的说:“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?”

  谢文说:“我是你们的管理员,我不知道你在哪里,我怎么管理你们啊?”

  我说:“你怎么这么快就能找到我?这里离学校很远了。”

  谢文说:“没周宇上次和你去的地方远吧。还是来的及。”

  我说:“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。”

  谢文笑了笑,说:“别来劲啊,你先关心一下你的刘队长吧。”

  谢文这么一说,我才想起刘队长还没有死,刚才一直沉浸在自己恢复身体和谢文来了的喜悦中,真是忘了。

  我连忙挪到刘队长身边,看着刘队长说:“刘队长,能说话吗?”

  刘队长眼珠子略略动了动,那眼神我知道他现在很清醒,也能听到我说话,但是就是动不了。

  我看了看谢文,对谢文说:“他怎么了?”

  谢文说:“刚才中了我一枪,现在动不了,其他一切都好。”

  我说:“那他都听见我们刚才说的了?”

  谢文点点头,说:“是啊。现在,咱们还是和他谈一谈吧。”

  我正纳闷,刘队长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和他谈一谈呢?谢文把枪转过来,用背面对着刘队长的脖子,吱的注入了什么东西。

  刘队长脸上的肌肉慢慢的开始能够微微活动起来,眼睛也能眨动了,他眼睛眨的很快,似乎是很慌乱的样子,随后嘴巴也蠕动了起来,慢慢能张开了,发出低低的啊啊的声音。

  谢文拍了我一下,说:“能站起来吗?帮我把刘队长拖到那边石头去,这里血腥味太重了。”

  我试了试腿脚,没有问题,尽管虚弱,站起来还是可以的。我晃晃悠悠的站起来,谢文已经把刘队长抽了起来,谢文尽管本事很大,不过劲并不大似的。刘队长这种身材比较魁梧的成年男性,谢文移动起来显得吃力。

  我上前把刘队长扛住,算是给谢文减少了些负担,两个人深一脚浅一脚的把刘队长拖到了山坡边的几块大石头处靠着。

  谢文喘了口气,说:“最怕这种体力活了。”

  我也累的喘气,和谢文一边一个的围着刘队长靠着石头上坐在地上。

  刘队长脖子已经能转动了,脸上也恢复了正常,只是身子还是一动都不能动,他看了我们两个一眼,目光停在谢文身上,突然叹了口气,说:“为什么不让我死?”

  谢文笑了笑,说:“暂时不让你死。”

  刘队长惨淡的笑了笑,说:“谢文同学,你果然不简单,但是从你刚才出现,我们的声音已经传到总部那里去了。”

  谢文微微笑着说:“是吗?你们C大队能做信息隔绝,为什么我不能做?忘了告诉你了,从那个什么B37给你们来电话信号中断以后,这里方圆五公里,除了我以外,任何信息都进不来也发不出去。啊,刘队长,这下你放心了吧,你可以随便说了,现在C大队听不到你的任何声音了。”

  刘队长眼神一怔,说:“真的吗?”

  谢文说:“何必骗你,你知道我就是你们要找的叫什么深井的人。”

  刘队长眼神游离开来,喃喃自语道:“他们听不到我了!听不到了?五年了!五年了!五年了!终于暂时听不到我说话了!”说罢居然两行眼泪奔流而下。

  我上前轻轻拍了一下刘队长,自从今天发生的刘队长杀了螳螂、大虫为了保护我的事情后,我觉得刘队长又变成了一个我值得信任和敬佩的男人。我说:“刘队长,怎么了。”

  刘队长身体不能动,只能任由着眼泪从眼中淌下来,在脸上汇成两条泪线。不过,刘队长只是哭了一下,眼神就马上又坚定了起来,止住了伤心,回答我说:“没什么。只是突然觉得畅快而已。”

  谢文说:“刘队长,是不是没想到我会出现啊。”

  刘队长说:“是的,我根本没有想到任何人会再出现。你为什么要救我?你不怕我以后会说出去?”

  谢文笑了笑,说:“如果怕你会说出去,就不会救你了。你不会说的,因为我们太了解你了,甚至比你自己都了解。”

  刘队长说:“什么意思?你比我还了解我?”

  谢文说:“噢,是啊,不仅是你,所有和张清风接触的人,我们都太了解太了解了。哈哈。”

  刘队长眼中流露出惊讶的神色,头用力的摆着,表示不相信,说:“所有和张清风接触的人?谢文同学,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  谢文呵呵又笑了两声,说:“包括今天张清风第一次见到的A3,B1,B3!”说着往石头上一靠,望着天空说:“我嘛!张清风他们班的管理员,你说我是深井组织的人,也行。”

  谢文说出B3,刘队长的眼神明显的跳动了一番,嘴巴蠕动,好象很想问什么,但是他忍住了,直到谢文把话说完。

  谢文可能也注意到了刘队长的眼神变化,也冲刘队长微微一笑。

  而我这时感慨的是,谢文当着刘队长的面,也会如此的坦诚不公,他应该知道刘队长就是要抓他的C大队的成员,却恍若无事一般,不仅公开自己的身份,回答问题也是毫无掩饰。真不知道谢文是真的什么都不怕,还是傻乎乎的胡说乱说,还是……

  想到这里,我心中念着估计糟糕了,难道谢文是打算问刘队长一些事情,然后就把刘队长杀了?谢文这种又象神又象魔的人,他应该干的出来。

  刘队长说:“深井组织……就像你这样对C大队的存在无所谓吗?一点都不掩饰吗?”

  谢文说:“掩饰什么?想你们这些能力不够的什么ABC大队,才会遮遮掩掩的。”

  刘队长似乎挺不服气的说:“难道你被抓到了,还是什么都随意说吗?”

  谢文说:“噢!不要做对比啊,没法比啊。我保证我永远不会被你们抓到。唉,说了你也不相信。”

  刘队长沉思了一会,尽管他可能不愿意相信谢文说的,但是他的表情也在慢慢的变化着,谢文的这种洒脱,不是吹牛可以吹出来的。半晌,刘队长才慢慢的说:“你救了我,有什么目的吗?”

推荐:冒死记录全集在线阅读

恐怖+10
 
广告